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气氛一片萧杀,全球粮食市场剧烈震荡!

2022-3-26 10:55| 评论: 0|来自: 环球时报

摘要: 始建于古希腊时代的乌克兰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萨,长久以来被视作“通向黑海的窗口”。在“欧洲粮仓”乌克兰,敖德萨的重要职能就是粮食的进出口贸易,可谓“咽喉要道”。但伴随俄乌军事冲突进入第四周,往日繁忙的交易 ...
网络服务

始建于古希腊时代的乌克兰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萨,长久以来被视作“通向黑海的窗口”。在“欧洲粮仓”乌克兰,敖德萨的重要职能就是粮食的进出口贸易,可谓“咽喉要道”。但伴随俄乌军事冲突进入第四周,往日繁忙的交易和运输景象不再,当地充满了萧杀的氛围。

敖德萨现状:港口一片死寂

安德烈是《环球时报》记者1月份走访敖德萨时认识的当地人。在这个俄语区城市,安德烈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普遍了。40岁的安德烈从事的行业也和当地很多人一样——食品加工出口。在1月份时,他就曾对《环球时报》记者流露出对时局的担忧,怕俄军一旦从200海里以外的克里米亚发起进攻,敖德萨港口将在劫难逃。如安德烈所料,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不久,根据乌克兰政府的战时临时管制措施,所有粮食产品一律不得出口,安德烈也和当地同行们一样失业在家,每天忧心忡忡地关注新闻,了解局势进展。

站在著名的“波将金阶梯”台阶上,可以将敖德萨港口尽收眼底。1月份陪《环球时报》记者看风景的安德烈在视频对话中告诉记者,如今的港口一片死寂。只有港口旁储存谷物的大型仓库,一直有海防警卫队巡逻把守。但在海上,人们之前已经看到远处的俄罗斯军舰,很多当地人揣测,进一步的激战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敖德萨华商总会主席曲波目前仍驻留在敖德萨,24日他接受采访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乌克兰用于粮食出口的主要港口有南方港、伊里乔夫斯克港、尼古拉耶夫港和马里乌波尔港,前两个港口都位于敖德萨。但目前上述乌克兰主要的粮食出口港暂时都处于停工状态,对粮食出口产生了影响。

值得玩味的是,1794年,沙俄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效仿彼得大帝兴建圣彼得堡,修建敖德萨。这位女皇相信她的国家需要在黑海边建一个港口,以用来扩展和欧洲之间的贸易往来。后来的历史也验证这位女皇的眼光。占地141公顷的敖德萨港口是位于黑海-亚速海的最大港口之一。它拥有54个装备良好的码头,总长超过9公里,可接纳长度不超过330米、宽度达40米、吃水量小于13米的巨型货轮。

安德烈曾经自豪地对记者说,地球上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在吃着从敖德萨运出的麦类粮食。坐拥大片肥沃黑土的乌克兰是公认的世界粮仓,占全球小麦出口的12%及玉米出口的13%。整个敖德萨州有7个优良港口,同60多个国家200多个港口有贸易往来。作为乌克兰最大的港口城市,敖德萨的港口年吞吐能力达到2100万吨干货和2500万吨液体货物,集装箱码头年吞吐量逾90万个标箱。 

全球消费者将掏更多钱买面包

俄乌冲突爆发后,包括敖德萨在内的乌克兰港口城市遭到俄军轰炸,乌克兰随即放弃对外粮食作物出口。《华尔街日报》报道说,俄乌局势让期货市场粮价即刻出现动荡,芝加哥期货交易所在俄乌交战的第一周,小麦期货价就上涨12%,为2012年7月以来最高的单周涨幅。乌克兰以往在2月至4月间,平均每月出口超过70万吨小麦,到8月、9月时,每月的出口量更会达到364万吨至450万吨。但目前乌克兰港务运作大部分已暂停,克里米亚半岛东部的亚速海遭到俄军封锁,停泊在沿岸港口的船舶无法出港。

安德烈说,如果战火不止,敖德萨这个港口城市将会逐渐停摆,这对于当地人的生活来说显然不是好消息。但作为从事这一行20年的当地人,安德烈也不认为敖德萨作为城市会就此衰败,因为他坚信这场全球粮食通胀压力,多数人都不想持续。

事实也正如安德烈所料,随着俄乌冲突局势升级,全球小麦价格已经飞涨到近14年来新高,迫使全球消费者不得不掏更多钱买面包,连远在美国和加拿大的面包店主和面粉厂商也苦不堪言。俄乌小麦出口量减少将使全球面粉厂商都去加拿大“抢”小麦,这使得北美地区小麦种植大国美国和加拿大当地的面粉厂,面临更激烈竞争。小麦价格暴涨也让面包店主和面粉厂商感到“压力山大”。埃及与印尼则各占乌克兰小麦出口超过15%,埃及更是世界最大的小麦进口国,对政治动荡的埃及来说,粮价飙涨无疑只会恶化局势。

对中国有何影响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敖德萨位于乌克兰西南海岸线,腹地是乌克兰广阔的农业区,因此敖德萨及其附近港口组成的港口集群成为乌克兰重要的粮食出口基地,中国进口乌克兰的粮食也主要通过这些港口。

中国从乌克兰进口的粮食主要是玉米。相关数据显示,中国进口玉米中有接近1/3来自乌克兰。国内佳沃北大荒集团的相关负责人近日表示,乌克兰敖德萨港口等主要粮食出口港口已封锁。中国企业自乌克兰进口玉米及葵花籽等贸易业务已被迫暂停,这些企业已转向其他供应国寻求粮源。

不过张弘表示,中国同时也是全球重要的玉米生产国,供应缺口只有10%。2021年中国玉米进口的最大来源国是美国,占比70%,乌克兰的进口只有30%左右。张弘认为,乌克兰玉米贸易暂时不会对中国玉米的市场需求造成明显影响。

“乌克兰每年的春耕是从3月开始,持续一个月。玉米的出口是从9月一直到次年1月份。”张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乌克兰玉米出口是来自于去年的收成,且出口已基本完成。因此,乌克兰以及主要从乌克兰进口粮食的国家目前受到的影响不会太剧烈。但乌克兰难民已超过1000万,目前开始的春耕已受到影响,因此下一年度的粮食产量包括玉米、大麦在内都要受到明显的影响,“今年很难期待与乌克兰有什么大规模的贸易了,俄乌冲突什么时候结束都不好说”。

张弘表示,乌克兰作为全球重要的粮食供应国,2022-2023年度的粮食供应或将大幅缩减,届时对全球是一个重大损失。同时叠加俄罗斯化肥出口的减少,今年下半年开始,全球范围内粮食危机的风险会进一步加大,并进一步推升国际通胀的水平。

对于中国而言,小麦、稻谷等口粮能够做到自给自足,不存在安全隐患。但是玉米可能受到影响。张弘认为,作为生产大国,中国玉米需求量可以从国际上调剂,但是价格一路飙升造成进口成本上涨的风险将不可避免,从而影响国内养殖业的运营成本。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